支那除非內亂 必然外侵

57592484-633f-49b3-b30c-5df48134cf7d.jpg


中國繼前陣子奪我「中華民國」僅有的少數邦交國之一多明尼加阻攔我「中華民國」參加世界衛生大會通令全球各大航空公司將台灣改稱「中國台灣」;日前,再接再厲,再奪我「中華民國」在非洲的友邦 - 布吉納法索。往後,還會使出什麼打壓台灣的小動作,其實並不讓人意外

照理,這些小眉小眼的小動作,不應出自一個號稱文明古國且又是大國的國家之手。但可悲的是,這個曾經有過輝煌古文明的支那,自秦始皇以後,形成了一種可怕的怪現象,那就是,這個所謂大一統的秦帝國(支那帝國),除非本身內亂,民不聊生,否則的話,只要穩定,必然外侵。而外侵的對象,首當其衝,毫無疑問,自然是周邊小國

像漢武帝,像唐太宗,可是支那歷史上千古歌頌的偉大聖君,但翻看歷史,在漢武帝和唐太宗時代,也正是支那帝國對外侵略的鼎盛時期

舉個例子,像唐太宗三征高麗後來連他自己都承認,完全沒有必要,完全是一己私心,完全是由於認定高麗人與我中原同文同種,怎麼可以獨立自主的觀念作祟

換句話說,自秦始皇一統之後,儒家那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把皇帝捧為上帝的奴才邏輯,已經被強制刻劃進支那政治的骨髓裡,牢不可破。也因此,才會發展出所謂「民族大義」「大義滅親」這類反人性的思言行為

按照這種邏輯,很自然地會演化出「天無二日,地無二王」現象。一旦強盛,在位者通吃獨拿乃理所當然最高掌權者就是上帝。不但牢控子民的食衣住行,且一如秦始皇當年豎立的榜樣,還要嚴控人民腦子裡的思想要控制靈魂

試問,在這種意識形態環境下一旦有了實力,還會把誰放在眼裡?與西方大國包容周邊小國給予起碼尊重的作法,不啻天壤之別!

更別說,對自己境內號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維吾爾族同胞,對自己境內號稱「西藏自治區」的藏族同胞,所採行種族信仰滅絕式的慘無人道,是多麼沒有人性令人髮指了。

此所以,才不過二十年光景,就已經要和當初衣食父母的美國,不但沒有心懷感恩,還反過來叫板對抗。試想,以如此的心態和作為,對迄今還在國名國號上自稱「中華民國」的台灣,怎會不掐得死死的

台灣迄今在國名國號上名不正言不順,授人以柄,源自蔣介石當年種下的「爭正統」、「爭法統」、「爭道統」禍根,其來有自,限於篇幅,此處姑不贅述。

值得一提的倒是,現今看似強大無比的北京政權本身

因為,支那歷史上這種除非內亂必然外侵的定律固讓人恐慌,但諷刺的是,偏偏事與願違。由於太強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種絕對化思想,因此,迄今發展不出需要靠妥協尊重與平衡精神才能實現的民主體制。也因此,翻看支那歷史,實際上是亂多治少其實並沒有多少能力外侵。反過來,挨揍的情況才是史不絕書

然而,更加弔詭可悲的是,無數次撞板挨揍的結果並沒讓支那人的政治思想轉換成民主思維,反而更加深受迫害妄想狂心態,更加認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定於一」,才是問題的唯一解藥,真叫人夫復何言?

際此世界各國都在膽顫心驚關注支那帝國將怎樣運用其看似強盛的國力之際,誰知道什麼時候,這種對內高壓導致動亂的歷史又將重演。屆時,可能也正是全世界,尤其是周邊小國鬆口氣的時候吧。


發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宋亞伯

Author:宋亞伯
本名宋冀康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紐約市立大學獲新聞碩士。

2013年自華盛頓「美國之音」退休,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為台灣「民報」專欄作家。

著作有﹕《亂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500頁,35萬字。1995年,前衛出版社),率先提出中國文化傳統(特別是自秦始皇一統之後的中國文化傳統)具有惡性循環特質的理論。解釋為什麼在華夏的歷史長河裡,雖然幾度出現過太平盛世,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總是亂多治少,大多時候總是被自身惡性循環的特質給束縛,給拉扯,甚至給摧毀的道理。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8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 - 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 - 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其他散文﹑評論﹐ 散見各報刊。

**歡迎參觀宋亞伯個人網站 http://www.yabosoong.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