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毀長城 - 由美國退出全球氣候協議說起

b5d6ce70-a7f7-478c-9e49-8e5da0110ce2.jpg


在歐巴馬總統任內,由美國所帶頭發起領導歷經多年艱苦談判,最終讓中國,印度等排碳大國同意簽署好不容易才達成的《全球氣候巴黎協議》,雖然各界早有預料,但是仍然不可思議地,由上台沒多久的川普領導下的美國,帶頭退出

雖說在這方面,美國共和黨政府已有前例,那就是,公元2001年,小布希總統上任沒多久,就退出了前任柯林頓政府簽署,旨在減少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京都議定書》

事實上,《京都議定書》的份量還遠不能和前年達成的《全球氣候巴黎協議》相提並論。在達成《京都議定書》時,中國和印度等溫室氣體排放大國還拒絕參與,但是前年達成的《全球氣候巴黎協議》,卻由於事實的演變,美國的努力,才終於說服中國和印度,承認氣候問題攸關全人類,不得不共體時艱,才最後達成這項幾乎涵蓋全世界所有國家的協議

如今,這項好不容易達成的全球性協議,卻由當初率先帶頭提倡的美國,領先退出看在其他國家眼裡,作何感想?會不會引起骨牌效應而讓這項協議土崩瓦解成為廢紙一張? 我們只能說,真叫人情何以堪

反過來,這種蠻橫草率的作法,對美國本身而言,難道不是逃避領袖大國責任,自甘墮落的一個表徵

不僅此也,上個月川普訪問北約譴責北約會員國沒有分擔足夠經費斥責德國對美貿易不公,等等等等,簡直把美國這個領袖大國,降格成了算小帳的小生意人。然而,這種作法真能使美國“再度強大”嗎

相反,換來的卻是,德國總理梅克爾隨後在一場集會上,意有所指地表示,今後德國也好,歐盟也好,不能指望依靠美國了。

以德國的實力,歐盟的實力,這樣一來,豈不助長了世界的多極化?豈不助長了世界的不確定性?因此而接下來的紛擾,豈不寧有過之?而在這種模式的全球大環境裡,美國又怎麼可能置身事外憑什麽讓自己“再度強大”

再往上推,川普在上任後不到一個星期,就簽署命令,退出《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的談判,拱手把另外一項美國的老大哥地位,把真正能夠打消中國憑藉廉價勞工優勢讓經濟崛起的深遠戰略,把真正能夠為美國製造業分散據點為美國創造就業機會的深遠謀略,主動放棄。這看在被 TPP 排拒在外的中國眼裡,豈不額手稱慶

此外,像上台後頭一個星期,就簽署命令,禁止七個穆斯林人口佔多數國家的人民進入美國,由於實際上窒礙難行,最後導致美國本身司法系統的對峙與混亂

此外,像美墨邊界築牆,威脅要撤銷《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都是既做不到,即使做到也效果適得其反先得罪盟邦的魯莽之舉

凡此種種,無不反映了川普領導下的美國自甘墮落地從世界領袖,降格成斤斤計較算小帳的小生意人嘴臉

俗話說:“當家的不鬧事”。川普這種一連串自毀長城的作法,尤其是,悍然退出《全球氣候巴黎協議》的短視魯莽與草率,很顯然,更加深加快美國墮落的速度

社會學家無不同意,一個團體運作的順暢與秩序在在需要穩定的領導。擴而大之,二次大戰以後這七十多年來當今世界之所以相對和平穩定繁榮,很大一部份得歸功於美國這個自由民主法治的國家,擔當世界領袖的緣故。

但是,如果按照川普這種自毀長城,主動放棄世界領袖地位的作法,長此以往,其他大國多極興起,豈不將重蹈二次大戰,一次大戰以前的國際局面?那該是多麼令人憂心的景象。

但願天佑美國!天佑全世界


發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宋亞伯

Author:宋亞伯
本名宋冀康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紐約市立大學獲新聞碩士。

2013年自華盛頓「美國之音」退休,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為台灣「民報」專欄作家。

著作有﹕《亂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500頁,35萬字。1995年,前衛出版社),率先提出中國文化傳統(特別是自秦始皇一統之後的中國文化傳統)具有惡性循環特質的理論。解釋為什麼在華夏的歷史長河裡,雖然幾度出現過太平盛世,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總是亂多治少,大多時候總是被自身惡性循環的特質給束縛,給拉扯,甚至給摧毀的道理。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8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 - 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 - 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其他散文﹑評論﹐ 散見各報刊。

**歡迎參觀宋亞伯個人網站 http://www.yabosoong.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