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國的擴張主義看南海問題的可能演變》

11c48345-6e37-4cfc-8851-b5c5fe0ffa84.png


隨著中國近年在南海片面蠻幹,加以海牙國際法庭再過不久將對菲律賓所提島礁爭議做出裁決,連月來,有關南海的緊張情勢,幾乎天天佔據西方媒體主要版面台灣作為南海週邊國家之一,對此發展理當全力關注。尤其是,承襲「中華民國」南海十一段線主張蔡英文新政府,在面對國際新情勢下,如何自圓其說,利己利人為世界和平做出貢獻,更將引人矚目。

1)南海地理簡介

南海海域面積有350萬平方公里,超過三分之一個歐洲面積。南北長约1800公里、東西寬约900公里。 其中有超過兩百個無人居住的島礁,這些島礁被統稱為南海諸島


2)南海歷史簡介

歐洲人海外地理大發現以前,南海這些無人島礁,基本上無人聞問。

至於誰是這些島礁的最早發現者?正確來說, 應該是,南海週邊所有國家的漁民或航行者,都有可能在無意間,最早發現其中一個或幾個島礁

至於被大量發現,乃至被測繪成地圖海圖,毫無疑問,是歐洲人海外地理大發現以後之事。這可以從目前大部份南海島礁,是用英文或其他西方文字命名得到旁證。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我們教科書所稱,中華民國領土最南端的曾母暗沙,其實是從英文的 James Shoal 而來。其他像中沙群島里的西門暗沙,是從英文的 Siamese Shoal 而來; 本固暗沙,是從英文的 Bankok Shoal 而來; 美濱暗沙,是從英文的 Magpie Shoal 而來; 魯班暗沙,是從英文的 Carpenter Shoal 而來;著名的美濟礁,則是從英文的 Mischief Reef 而來;等等,例子不勝枚舉。

換句話說,若要問「南海自古以來屬於誰?」那麼,南海週邊國家個個有份。而更有份的,甚至是早期西方的航海國

換句話說,動不動提出「自古以來」有什麽意義?毫無意義

就算到二十世紀以後,按中國的說法南海諸島於1911年中華民國成立時被劃歸廣東省,之後則成為「海南特別行政區」的一部分。

之後,一直到1988年,海南島才正式建省。換句話說, 在1988年以前,連南海諸島所屬的海南島本身,都還不是一個功能完備的主要領土,誇口遙遠的南海里那些無人煙的島礁「自古以來屬於中國」,有說服力嗎?

另方面,在1930年代,法國根據19世紀時對印度支那(其中包括越南、老撾、柬埔寨)的佔領,也聲稱擁有南沙群島主權。

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的1939年日本將法國軍隊逐出南海諸島,開始長達七年的佔領。二戰結束后的1946年,蔣介石國民黨政府則重行接收南海諸島裡的部份島礁

1949年中共建政,但是到1959年,北京政府才在西沙群島裡的永興島,设置「廣東省西沙群島、南沙群島、中沙群島辦事處」。

但是,如上所述,一直要到1988年海南島才正式建省,上述辦事處才劃歸海南省管辖。


3)九段線?十一段線?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首先我們必須認知,在二次大戰以前,海運還不發達的時代南海幾乎是無人聞問的廣闊海域。一直到二次大戰爆發後, 隨著日本軍隊的「南進政策」南海才變得重要起來

至於九段线,最早其實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由日本學者所劃出的南海疆界線

至於十一段線,則是國民政府按照日本最初所劃的九段線,於二次大戰結束後的1947年提出

北京政府於1953年,基於當時與越南的友好關係,主動移除「十一段線」中的北部灣(又稱東京灣)兩線,成為現今所主張的「九段線」

這裡略提一下國際海洋法的原理原則。國際海洋法最主要的基本理論和基本原則,就是:陸地統治海洋

根據這項原則,沿海國有權在海岸邊選定一條領海基線,將這條線作為起始線,向外延伸12海里以內劃定為本國領海1958年的《領海暨鄰接區公約》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都對沿海國的這一權利和應當用來劃定本國領海的這一作法,作出了明確規定。

換句話說,一個國家若要將某一海域宣布為其歷史性水域,就必須證明長期以來已對該海域實行了控制,而且,這種權利的行使也得到其他國家直接或間接的承認

然而,這顯然並非中國在南海海域或南海諸島的歷史事實和現狀

換句話說,秦始皇以後的所謂中國人養成了一種強盜邏輯,那就是,只要發生領土爭執,就一定搬出「自古以來屬於中國」這句毫無邏輯概念的莫名其妙說詞

這種潑婦罵街式無限上綱的強盜哲學,本來不值一駁,但是面對廣大秦奴的漿糊腦筋,我們還是不得不略做闡釋

首先,自古以來這個「古」,是從什麽時候算起?如果大家都堅持「自古以來」,那麼,只好比誰更「古」。比下來,人類從非洲起源,是不是現在應該讓非洲人通吃全世界

再說,如果按照秦奴邏輯,今天的希臘人是不是應該擁有歐亞非?因為亞歷山大帝國曾經統治歐亞非。今天的義大利人是不是應該擁有歐亞非?因為古羅馬帝國曾經統治歐亞非。今天的蒙古人是不是應該擁有歐亞大陸?因為蒙古帝國曾經統治歐亞大陸。今天的埃及人是不是應該擁有整個北非,因為埃及帝國曾經統治整個北非;等等。有完沒完?好不好笑啊

自二次大戰以戰死數千萬人精疲力竭地結束原子彈發明以來人類的基本共識,就是盡力維持二戰以後的既定秩序。誰若想挑戰這個既定秩序,可以,但是必須用循序漸進的辦法不可用武力脅迫的方式。其實,這也算得上是現代人類文明的一大進步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1990年發生的第一次海灣戰爭以美國為首的34國聯軍之所以能順利攻打伊拉克,勢如破竹,就是因為伊拉克總統海珊聲稱科威特在一次大戰前曾經是伊拉克領土,是「自古以來」就是伊拉克的「固有領土」強行出兵佔領科威特犯了此一大忌的緣故。

或說,最近俄羅斯不也併吞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須知,這裡面的本質有所不同。海珊是出動大軍,強佔並不願與伊拉克合併的科威特。而克里米亞不同,克里米亞是通過公民投票,而且有高達百分之九十六的克里米亞人選擇與俄羅斯合併


4)毛共中國在南海造島對環境的破壞

據BBC報導, 澳大利亞珊瑚礁研究中心和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共同進行的研究顯示, 過去30年来,中國沿海和南海的珊瑚礁出现驚人退化珊瑚礁数量至少減少了百分之八十

事實上,我們用簡單常識即可想像,以毛共中國近年在南海那麼樣大規模地從海底抽沙造島,南海海底脆弱的珊瑚礁被摧殘到什麽程度?叫人不敢想像。

至於南海其他的珍稀野生物種,包括綠蠵龜等海龜在抽沙造島的過程中所遭受的摧殘,還用說嗎?

然而,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兩年前當中國開始在南海造島,遭到各界質疑時,北京官方的說詞理由,其中一項竟然是「為了協助保護南海的天然環境」!


5)中國在南海的作為可能引發的後果

首先,這些年由於中國在東海南海的片面強勢作為,已經引起週邊國家的驚覺警醒,急起直追,加強軍備。包括日本、越南、菲律賓、新加坡、澳大利亞、印尼、印度,無不為了中國所展現出的蠻橫大幅增加軍事預算,強化軍備

但即使如此,在還沒有真正爆發戰爭以前南海問題還是有幾種可能的走向

第一種可能當然是最理想的。那就是, 東協十國與中國切實做到他們於2002年簽署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

這項宣言裡的第一條就是:各方重申以《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和1982年簽署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及1976年簽署的《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和1953年中國提出的《和平共處五原則》,加上其它公認的國際法原理,作為處理南海國家間關係的基本準則

或者是,切實遵從海牙國際法庭即將對南海問題所做出的裁決

但是各位想想,以中國自秦始皇以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無知狂妄,這可能嗎?

第二種可能是,南海其他聲索國向中國屈膝,放棄主權聲索。

這些聲索國包括比較次要的 :1)汶萊。汶萊雖沒有聲稱島礁主權,但聲明擁有大陸棚附近之經濟海域, 與中國和馬來西亞的海域重疊。

2)印尼。印尼也沒有島礁爭執,但大陸棚經濟海域伸入中國所劃的九段線內 。

3)馬來西亞。 巴拉望北方海岸外的海域,與中國和馬來西亞的海域重疊。

上面是比較不明顯衝突的國家海域。至於菲律賓和越南,與南海水域息息相關。中國大筆一揮,把人家家門口的海域畫作是自己的。各位想想,換作是你,你可能就這麼無條件放棄嗎

至於台灣,台灣的立場確實尷尬。因為,只要一天到晚繼續頂著「Republic of China」這塊招牌,就免不了與毛共中國沆瀣一氣,意淫整個南海都是自己的

此所以,蔡英文新政府該怎麼面對南海問題,將是台灣的一大考驗

第三種可能是,以美國,菲律賓,越南,澳洲,日本,印尼,新加坡,印度為主的結盟在南海和中國長期對峙,但是沒有發生衝突或戰爭

這就好像拔河一樣兩方永遠勢均力敵,停在中線。各位想想,這可能嗎?

第四種可能是,以美國,菲律賓,越南,澳洲,日本,印尼,新加坡,印度為主的結盟,在南海和中國發生武裝衝突,甚至戰爭,中國獲勝,從此南海成為中國的內湖不再存在自由航行權

各位想想,這可能嗎?

首先, 中國如今固然經濟繁榮,外表軍力強大。但是,外行人看熱鬧,明眼人看門道。就如當年英國公使參觀北洋艦隊後,從細微末節斷定外表龐大的北洋艦隊不堪一擊一樣。 今天,就憑中國官員的貪腐如此嚴重,老百姓對當局的高壓如此敢怒不敢言,全國上下誰不盼望外逃等現象,中國軍隊能有什麼樣的素質自不難推論。

其次,海空戰不是陸地戰,除了武器裝備,還需要有精良紮實而且長期的協同訓練,不是靠人海戰術就可取勝。據各方(甚至包括中國自己)評估,光是和日本在海上開戰,日本海上自衛隊就有能力在一週內殲滅中國艦隊,更不要說和美國為主的海上聯盟對幹了。

第五種可能是,菲律賓向海牙國際法庭控訴的南海問題,預計今年下半年會做出裁決。依常識推測,國際法庭的判決可能不利於中國,而中國方面也已經做出聲明,表示不接受國際法庭的判決結果

好,如此一來,國際法庭還有什麽威信?如此一來,豈不顯示中國擺明了要推翻現有的國際秩序和遊戲規則?然而,以中國本身不講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這個事實,中國所提出的國際秩序和遊戲規則豈不就是赤裸裸野蠻的弱肉強食

第六種可能是,由於中國經濟大幅衰退,國力萎縮,自顧不暇,自然也就無力於遙遠的南海南海自然可以恢復過去的平靜

但問題是,即使中國的經濟發展已經到頂大幅衰退也可以預期,但是,畢竟還需要一點時間,才會顯現在國力衰退上。而在此之前,中國領導層會不會為了轉移內部壓力進一步鼓動民族主義,南海因此先已經爆發了衝突或戰爭

第七種可能是,以美國,菲律賓,越南,澳洲,日本,印尼,新加坡,印度為主的結盟,在南海和中國發生武裝衝突,甚至戰爭,結果是,中國戰敗一方面屈辱丟臉,二方面類似當年鴉片戰爭,八國聯軍那樣,又來個舉國上下聲聲哭號「帝國主義又來侵略我們了啊!」。

各位想想,這是不是很有可能

第八種可能是,以美國,菲律賓,越南,澳洲,日本,印尼,新加坡,印度為主的結盟,在南海和中國發生武裝衝突,甚至戰爭,中國戰敗,一方面屈辱丟臉;二方面舉國哭號「帝國主義又來侵略我們了!」;三方面則惱羞成怒抓狂鋌而走險, 動用核武器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各位,這是不是最讓人不敢想,也最不願想的一種後果身為現代文明人的知識份子尤其是中國的知識份子,顯然有道德良心義務全力防範,而不是事不干己,甚至倒過來喊打喊殺,叫好加油

(本文為作者五月三日在華府台灣同鄉會之演講稿。)




發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宋亞伯

Author:宋亞伯
本名宋冀康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紐約市立大學獲新聞碩士。

2013年自華盛頓「美國之音」退休,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為台灣「民報」專欄作家。

著作有﹕《亂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500頁,35萬字。1995年,前衛出版社),率先提出中國文化傳統(特別是自秦始皇一統之後的中國文化傳統)具有惡性循環特質的理論。解釋為什麼在華夏的歷史長河裡,雖然幾度出現過太平盛世,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總是亂多治少,大多時候總是被自身惡性循環的特質給束縛,給拉扯,甚至給摧毀的道理。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8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 - 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 - 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其他散文﹑評論﹐ 散見各報刊。

**歡迎參觀宋亞伯個人網站 http://www.yabosoong.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