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美國不容挑戰?- 由中國在南海造島談起

o8u1dldezratkpd6c20m.jpeg


對於中國在南海造島引起四鄰不安美國關切全世界傻眼一事,有所謂的中國知識份子忿忿不平地表示,「中國是個正在崛起的大國在週邊伸展拳腳乃理所當然之事,美國憑什麽插手管南海閒事難道美國不可挑戰?」

對這種傳統秦奴式思維,本不值一駁,但還是引起筆者不少感觸

首先是,作為21世紀文明人,所有人都知道,要挑戰既有秩序,不是不可以,但是需要按照遊戲規則,循序漸進。否則的話,忿忿然磨拳擦掌挽起袖子找打架,與瘋狗齜牙咧嘴妄圖咬人何異?

或有人說,歷來強權政治版圖的改變沒有不是經過戰爭而來中國如今國力蒸蒸日上,要想在東亞伸展拳腳趕出美國的既有勢力豈有畏戰懼戰之理?豈能沒有不跟美國一拼的決心

這種說法表面上看言之成理,但問題的關鍵是,忘了今夕何夕。道理很簡單,就因為核武器的發明,才使得二次大戰後迄今七十年強權之間不敢再戰。也因此,中國如果現在因為有了點實力,就要橫挑國際秩序,甚至不惜引起核武對抗的世界大戰,那麼,就只能證明毛共(毛澤東式共產黨)政權是個極不負責任的世界公敵

其實,中國自秦始皇以後,直到近代自由民主風行全球以來始終無法自由化民主化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這種忿忿然的挑戰情緒在作祟不論當朝在野,壓根兒沒有一丁點心思按遊戲規則爭權,弄到最後,當然也只好以玉石俱焚收場。其間的過程則是,生靈塗炭,哀鴻遍野,最後,再由另一位魔王「坐天下」無止境地惡性循環無止境地改朝換代

如今,中國若把自己這一套比兇比狠比毒辣的千年惡習搬到現代化的國際舞台,很顯然,結果不是引起世界大戰,就是在引起世界大戰之前,先被噓下台

** 代工裝配無根型經濟 **

其次是,要挑戰既有國際秩序,要挑戰美國,首先也得掂掂自己實力

也許,許多被毛澤東及其陰魂洗腦的中國人會認為,中國如今外匯存底高居世界第一身為「世界工廠」,人口又多,土地又大,怎說沒有實力?

這,正是犯了自我感覺良好井底蛙自大狂的毛病。事實上,就拿現代化國家的實力指標 - 工業程度來說。雖說中國近年得了「世界工廠」的美名。但稍有常識者都知道,中國哪裡夠得上真正的「世界工廠」

最簡單的道理就是,不論輕重工業乃至新科技電子業,可有哪一項行銷全球的所謂「Made in China」的產品不是替西方大廠代工裝配?可有哪一項產品是中國自己研發設計生產製造的?幾乎是零!

試想,以這樣的工業現狀怎稱得起「世界工廠」?充其量,不過是「世界的代工裝配廠」罷了

中國其實是靠著吃苦耐勞的人多,靠著壓榨上億農民工用這些人的血汗,換來如今的外匯存底,如此而已。就憑這點,有什麼實力挑戰美國?中國的領導層和知識份子若稍有良心,無地自容都來不及,更有什麽好洋洋得意不可一世的?

德國日本在二次大戰後經濟復甦,工業進一步發達,德國成為「歐洲經濟的火車頭」,日本更在1980年代,成為當時名符其實的「世界工廠」,然而,由於土地資源的地緣限制德日兩國都不敢挑戰美國,以中國的工業實力,憑什麼?

** 忍辱負重,著眼大局 **

事實上,德日兩國,尤其日本,即使以其高超的工業實力,但是為了分享西方,尤其是分享美國市場,時不時也得忍氣吞聲,而不是一帆風順的。

1990年代初第一次海灣戰爭,日本就在美國壓力下,分擔125億美元戰爭費用,一國獨佔該次戰費的百分之六十。此外像日本大企業在美國的行銷,也不時遭到刁難,而日本也始終為了顧全大局,忍氣吞聲以對。

舉個近期最有名的例子。2010年時,豐田汽車的煞車裝置被美國交通安全委員會舉報具有瑕疵,導致車禍傷亡。為此, 豐田不只被美國司法部門判罰12億美元,豐田董事長還率團前來美國國會作證兼九十度鞠躬道歉,並且花費近百億美元在全球召回近千萬輛豐田汽車更換煞車部件,使豐田該年度銷售利潤不但歸零,甚至大幅虧損。但妙的是,就在三年後,美國交通安全委員會卻承認,此一事件是委員會當時誤判,豐田汽車的煞車裝置其實並沒有問題云云。然而,已經吃了悶虧的日本,著眼大局,並沒有去計較翻舊帳

此外,就現代化戰爭最重要的武器 - 戰機來說,中國現在的所謂先進戰機,其引擎完全依賴進口,一旦戰起,人家只要切斷供應,中國戰機的續戰力就立刻瓦解。請問,以這樣的實力要怎樣挑戰美國

中國這幾年對日本的挑釁騷擾對南海週邊小國大耍蠻橫,已再再引起美日等國戒心,放緩投資,甚至撤資遷廠,對中國加工裝配的無根型經濟,已逐漸顯現出巨大影響。當此之際,不求趕緊改善形象,挽回信任,反而進一步在南海造島,進一步刺激國際現有秩序。試問,這不是器小益盈非撞板不可嗎?

** 何德何能 **

事實上,除了實力以外,若說想領導整個世界,顯然還得看看自己的德能與貢獻,才可能真正抬頭挺胸,做到風行草偃,領袖群倫。然而,對人類當代文明中國可有一絲一毫一丁點的貢獻

我們不妨閉上眼睛冷靜仔細地想一想﹐今天﹐在整個地球﹐就有形的物質來說﹐不論是高等複雜的飛機﹑ 汽車﹑火車﹑輪船﹑人造衛星﹑海底電纜﹐到低等簡單的肥皂﹑牙刷﹑眼鏡﹑火柴﹑腳踏車﹐等等等等﹐可有哪一樣不是西方文明的產物?可有哪一樣是中國人發明創造的貢獻?

甚至連我們今天所吃的米飯﹑水果﹑蔬菜﹐也是拜西方現代文明的化學肥料和品種改良之賜﹐才有今天這種讓我們吃得飽的產量啊。

再就無形抽象方面來說﹐從什麼民主﹑選舉﹑議會﹑政黨﹑人權﹑民權﹑自由﹑自治﹑到什麼化學﹑物理學﹑社會學﹑政治學﹑傳播學﹑心理學﹑會計學﹑工商管理學, 等等等等﹐乃至奧運會裡數百上千個運動項目,可有哪一樣不是西方文明的產物?可有哪一樣是中國人發明創造的貢獻

許多中國的知識份子喜歡說,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這些普世價值是西方的不適用於中國。那麼,中國既要挑戰美國,要領導世界,是不是可以提出一套更好的價值來取代,讓全世界景仰跟從呢?難道說,要用中國特有的「紅二代」「富二代」「山寨」「駭客」來取代?要讓世界各國效法中國全民一致一心往外移民全民一致一心把子女送往海外

曾經有西方評論家表示,對於中國有這麼多人口,但是對現代文明的貢獻卻如此之少,感到百思不解。

或說,印度人口也多,但印度不也一樣其實是不一樣的。因為,至少印度還有聖雄甘地為世人所景仰,而中國呢?至少印度還有大詩人泰戈爾為人性謳歌,而我們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呢?至少印度還有全世界最大的民主體制,而中國呢?再說,印度也沒有要挑戰國際秩序也沒有要鴨霸周圍鄰邦也沒有要挑戰美國也沒有要領導世界呀!

有些中國的知識份子表示,我們就是要用毛澤東這種不擇手段的騷擾方式得一點算一點得一分算一分慢慢累積,聚沙成塔把版圖擴大,把勢力範圍擴大進而取代美國算盤打得是很如意,但問題是,這種作法究竟不是正道,而人間的至理是,不走正道,終不持久弄不好玩火自焚。何況,中國本身的問題還多著呢有必要玩弄這些小手段嗎

換句話說,中國目前僅僅因為有了點錢,有了點實力,就忘其所以地妄圖遂行被秦始皇以降歷代帝王所強加深植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痴夢,實在令人堪憂。

** 忘恩負義,得不償失 **

記得2012年,時值日本政府為了避免民間右翼在對華關係上惹事,而將釣魚台從私人島主手中買下也就是所謂的「國有化」,不料卻引起中國當局藉機唆使民眾對日本在華企業打、砸、搶之後,筆者寫了篇短文「忘恩負義,得不償失」,內容如下:

[憑良心說,自毛共(毛澤東式共產黨)掩有大陸實行絕對極權絕對洗腦的高壓統治後,經過多年僵持歐美西方後來之所以願意與之交往願意對大陸投資幫助大陸走上富裕,除了現實利益外,也多少帶有幾分對「新中國」的好奇與同情

日本亦然,後來之所以願意與之交往願意對大陸投資,除了緊跟美國腳步的現實考慮外,也多少帶有幾分對「新中國」的好奇與曾經侵華的歉意

然而,這幾分好奇、同情或歉意,我相信,已隨著中國近年在國際舞台 - 特別是在南海和釣魚台問題上的蠻橫而煙消雲散。反過來,北京當局這種翻臉無情的做法無不讓曾經多少有點示好的西方和日本感到心寒。即使口頭不說,內心裡也難免嘀咕中國人忘恩負義

未來,我相信,就算釣魚台問題沒有演變成世界大戰,西方(尤其是日本)也會靜悄悄地從中國大陸撤資、撤廠縮小對中國的貿易盡量不轉移商品技術,更將勢所難免。

這樣一來,對自主研發商品技術還遠遠落後的中國,可真是得不償失啊。

人間的道理其實是相通的,如果一個忘恩負義的個人會讓人不齒,那麼,一個忘恩負義的國家又何嘗不是?這一切,看在甚至與南海、釣魚台毫無關係的國家眼裡,難道不會心懷警惕?這對「中國的崛起」豈非一大障礙

事實上,個人也好,國家也好,得了好處即翻臉不認賬有了點實力就耀武揚威,其實是斷送了自己未來長遠更大的利益目光短淺,莫此為甚!]

沒想到不幸言中,如今三年過去,加工裝配無根型經濟的中國,已經在西方日本心寒覺醒後的轉移行動下,開始嚐到苦果。未來如何演變,雖在未定之天,但可以肯定的是, 中國莫說挑戰美國,就算挑戰八大工業國(G7+俄羅斯)裡的任何一國,也還早呢。

** 誰也挑戰不了 **

當然,我們絕非有意視而不見中國這幾十年在物質建設上所取得的巨大成績。但更重要的是,中國的知識份子必須認識自己在進步,別人也在進步,而且別人的進步可能更大。如果只習慣於顧影自憐,驕矜自滿,因小有成就而沾沾自喜,因稍有實力而不可一世,那只能說是夜郎自大,並不會因此而更受人尊敬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人類文明發展到今天可貴之處就在於鼓勵多元,鼓勵競爭,鼓勵創新,鼓勵共享,大家按遊戲規則公平比拼。在此前提下,美國有什麽不可挑戰的呢

但如果中國的領導層和知識份子始終要懷著一種被迫害妄想狂的情緒來挑戰比不過就覺得受委屈比不過就覺得被欺負動不動就懷恨在心動不動就亟思報復耍小動作, 那麼,莫說挑戰不了美國甚至挑戰不了任何一個國家,因為終有一天,甚至挑戰不了被它自己「坐天下」而高壓在底下被禁錮的人民



發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宋亞伯

Author:宋亞伯
本名宋冀康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紐約市立大學獲新聞碩士。

2013年自華盛頓「美國之音」退休,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為台灣「民報」專欄作家。

著作有﹕《亂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500頁,35萬字。1995年,前衛出版社),率先提出中國文化傳統(特別是自秦始皇一統之後的中國文化傳統)具有惡性循環特質的理論。解釋為什麼在華夏的歷史長河裡,雖然幾度出現過太平盛世,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總是亂多治少,大多時候總是被自身惡性循環的特質給束縛,給拉扯,甚至給摧毀的道理。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8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 - 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 - 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其他散文﹑評論﹐ 散見各報刊。

**歡迎參觀宋亞伯個人網站 http://www.yabosoong.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