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胡適思想」所帶來的無窮遺害

HuShi 2


繼去年底中國一些大學禁止學生過聖誕節之後,最近,教育部長袁貴仁一番有關「絕不能讓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課堂」的言論,再度引起國際媒體關注。

對此,德國《南德意志報》發表評論一針見血指出,「中共批評西方價值觀自己卻提不出更好的替代價值觀;導致中國政權一直到現在,還欠缺團結國家的意識形態,與人民共同遵循的價值體系。」

這件事讓我陡然想起,在中國大陸所謂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的今天,為什麼絕大多數中國知識份子,迄今還這麼欠缺起碼的基本民主素養

也許,這得話說從頭

眾所皆知,民主是西方文明的成果,從來不是我東亞文明的成分。尤其是,自秦始皇高壓暴力地大一統定於一以後,所謂的「中國人」,連最起碼的人性尊嚴都變得蕩然無存。兩千多年下來,代代而伐之,形成了一種魯迅所說「以當奴才為樂」的民族性

然而在另一方面,自秦始皇高壓暴力大一統定於一以後,歷代帝王所強制洗腦灌輸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意淫式自大,又使中國人在極度自卑之餘,產生了一種極度自大的矛盾式情意結,進一步摧毀中國人的理性與良知

也因此,自十九世紀西風東漸以來,在面對西方列強的叩關時,日本知識份子的因應之道是:俯首認輸,面對事實,莊敬自強,急起直追。但中國知識份子的回應卻是:鼻孔朝天,背對事實,死不認輸,冥頑到底

但無論如何,自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起,隨著時間的推移,屈辱的累積,在度過了將近八十個年頭後的1919年5月4日,也終於換來五四運動的覺醒。而五四運動的最主要代表人物胡適所提倡,從西方引進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觀念,遂成為中國知識份子致力現代化的主要精神內涵。(註)

換句話說,中國文化自秦始皇大一統定於一以後儘管變得再怎麼惡劣,再怎麼腐朽,再怎麼倒退,再怎麼惡性循環,但五四運動所標舉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理念,也仍然或多或少終於在中國知識份子間生了點根,發了點芽。

然而不幸的是,這微弱的自由民主思想幼苗,卻在毛澤東掩有大陸後,再度受到摧殘,而且是史無前例斬草除根式的摧殘。事實上,毛澤東上台後急急惶惶迫不及待推動的第一批政治運動,就包括了所謂「清算胡適思想」,處心積慮務求把五四以後在中國隱然逐漸生根的自由民主思想幼苗,連根拔除。

反過來,這也說明了,同樣專制獨裁的蔣介石父子所霸占的台灣為什麼後來還能夠成功地民主轉型大陸卻不可能的緣故。別的不說,在兩蔣父子極權統治時代,台灣還能夠有胡適,雷震,殷海光,柏楊等獨立知識份子對廣大民眾發揮影響,給自由民主的思想留下一息命脈。但在毛澤東治下的大陸,可能嗎

此外,這同樣也說明了,西方世界原來所冀望中國大陸富裕後中產階層興起會帶來民主化終於落空的根本原因

道理其實再簡單不過在本就澆薄的土壤裡,好不容易才生了點根發了點芽的自由民主思想,又被毛澤東一上台就發動的「清算胡適思想」再次徹底剷除扼殺了啊!

如今,除了絕少例外你問問中國的知識份子,有哪個人知道什麼是胡適思想?有哪個人會對西藏僧侶絕望地接連自焚仗義執言?有哪個人會對毛共(毛澤東式共產黨)在南海東海的霸道行徑自我反省?有哪個人會對新疆問題平心靜氣說幾句真話?有哪個人會對香港人爭取特首真普選聲援支持?有哪個人不一聽到台灣是個獨立國家就立刻「中邪」

其實,以胡適所處的年代胡適思想也許還遠沒有走到中國人本身是否應該民族自決、分建多個國家的地步。但是無論如何,胡適思想所標舉的理性、人本、和實事求是,卻的的確確與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此一普世價值完全接軌,水乳交融

殷海光曾經說,「毛澤東為什麼如此懼怕胡適的思想,根子就在於胡適所提倡的獨立思考、獨立判斷,重懷疑,重實證與毛的愚民政策發生了不可調和的衝突。毛企圖以無所不在的思想灌輸、強行洗腦等使普天之下莫不膜拜、盲從,最後將天下變成他一個人的囊中之物。在這個意義上,他才要對離開大陸的胡適進行缺席批判,當作一個靶子來打。」

胡適自己也表示,「共產黨以三百萬言的著作印了十幾萬冊書籍來清算胡適思想,來搜尋『胡適的影子』,來消滅『胡適的幽靈』共產黨越清算我的思想,越證明這種思想在廣大中國人民心裡,發生了作用。中國人民一日未喪失民主自由的信念和懷疑求證的精神毛澤東、劉少奇和周恩來便一日不能安枕郭沫若等一幫文化奴才便要繼續清算我的思想。」

胡適更感嘆,大陸不僅沒有說話的自由,特別可怕的是,失去了不說話的自由。「中國知識份子不能不說許多並非出自本心或虛偽的話頌揚不值得頌揚的事,或譴責他們不願譴責的師友。總而言之,沒有不說話的自由,就逼使許多中國知識份子講政治性的謊言。」

今昔對照,儘管大陸的經濟已然發達,但不容否認,絕大多數中國的知識份子哪怕是出國留洋的知識份子,也仍然對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這些道理茫然無知,與胡適、殷海光當年所形容的本質上又有什麼兩樣呢

一個受暴政壓榨迫害的民族,會令人同情,義憤。但身為一個民族中堅的知識份子,如果也心甘情願以當奴才為榮為樂,那就不知何以名之了。

(註) 就像毛共自我誇稱主導對日抗戰一樣。對五四運動,在毛共歪曲捏造的歷史裡,也成了其主導的成就。殷海光說:「對中共那些偽造歷史、篡改歷史的作法一輩子重視『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的胡適深惡痛絕。1960年5月3日五四紀念日前夕,胡適接受記者採訪,對記者其中一個問題『五四運動是共產黨策動的嗎?』,胡適指出:『共產黨的成立是在五四運動之後兩年的事,現在他們說是共產黨的策動,完全是瞎說,不值得一駁。』」然而,現今的中國知識份子有幾人不受毛共篡改歷史的洗腦有幾人知道這歷史真相?甚至是,有幾人在乎這歷史真相?他們可能連胡適是誰都沒聽說過呢


發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宋亞伯

Author:宋亞伯
本名宋冀康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紐約市立大學獲新聞碩士。

2013年自華盛頓「美國之音」退休,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為台灣「民報」專欄作家。

著作有﹕《亂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500頁,35萬字。1995年,前衛出版社),率先提出中國文化傳統(特別是自秦始皇一統之後的中國文化傳統)具有惡性循環特質的理論。解釋為什麼在華夏的歷史長河裡,雖然幾度出現過太平盛世,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總是亂多治少,大多時候總是被自身惡性循環的特質給束縛,給拉扯,甚至給摧毀的道理。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8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 - 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 - 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其他散文﹑評論﹐ 散見各報刊。

**歡迎參觀宋亞伯個人網站 http://www.yabosoong.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