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不在儒家 – 大一統才是問題的根源

Confucius02.jpg

自“為什麼要以秦始皇作為切割點?”一文刊出後,有讀者在網上留言:

【天滅國共,基本上,一切惡源都來自" 悠久" 的中華歷史,,,國共都是源於此。只有了解敵人的根,建立新台灣才會有步數

準備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他數次提到他選市長是要實現當年蔣渭水的理想,從他的競選口號:「要改變台灣從台北開始,要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

柯文哲似乎也像蔣渭水一樣的重視文化,但是,重視文化有最大的盲點,那就是,又回頭到漢傳文化儒教的惡毒思想中,,,永遠在落後的中華儒教醬缸文化中空轉,遺害子孫而已。】

對此,筆者的看法是:

莫說目前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士有此憂慮,事實上,從清末以來,謀求變法圖強的中國志士,也無不把孔孟儒家當作是最大的絆腳石。甚至在毛澤東蹂躪中國的年代,也一再高唱“打倒孔家店”。然而事實證明,孔家店被打倒了,但今天中國的社會人心又有什麼長進

現在又倒過頭來擁抱孔子了,在海外各地砸錢設立什麼“孔子學院”,不但自打嘴巴,簡直是對孔子的最大污辱

因此,很顯然,台灣也好,中國也好,今日的主要問題並不在儒家不儒家。所謂“又回頭到漢傳文化儒教的惡毒思想”,“中華儒教醬缸文化”等強調儒家的可惡,恐非事實。

反過來,儒家也好,儒學也罷,不但並不可怕,而且還是一套相當優美的人生哲學日本就吸收了其中不少精華彌補本身神道教不足的倫理規範。韓國亦然,儒學迄今依然昌盛,但是並沒有減損韓國現代化的方向與成就

至於中國的儒家,壞就壞在自秦始皇高壓暴力式的大一統定於一之後儒家也好,儒學(包括唐朝興起的科舉考試)也罷被大一統的專制殘暴帝王所扭曲利用,才逐漸形成後來的醬缸

換句話說,我們今天講到中國這個亂源必須追本溯源,直搗問題核心,才可能有救。而這個核心就是,如果不能以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為宗旨以公民投票政黨輪替合眾為一為方式組建一個合法合理的現代國家;那麼,中國就應該恢復秦始皇以前的狀態裂解成多個國家,彼此制衡,以減輕其危害全世界的力道

至於儒家儒學,只是先秦的眾學說之一,似不應獨背此黑鍋

不過,這位讀者所說,“只有了解敵人的根,建立新台灣才會有步數。”倒是可圈可點。

台獨志士如今在面對中國這個完全不對稱的龐然巨物的虎視眈眈侵略併吞之際本身的覺醒與莊敬自強齊心抗敵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可能還是,如何化解對岸中國人好勇鬥狠的野蠻鬥志,才更有效。

道理很簡單,今天的毛共中國雖然外表龐大強勢,但本身問題卻也百孔千瘡,因此,明確點出他們自己都苦惱不堪解決不了的“自秦始皇高壓暴力大一統以來的惡性循環”這一盲點,自然會軟化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一荒謬可笑的訴求

如此一來,豈不給維護台灣現有生活制度的努力,減輕莫大壓力。同樣,對盼望高度自治的西藏、新疆等少數民族地區,對盼望落實港人治港的香港,也是一大福音;對目前惴惴不安的周邊國家所盼望的和平共處安居樂業,也是一大喜訊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近代以來在中國被罵得狗血噴頭的孔孟儒家其實是冤枉的如果不是中國知識份子頭腦不清就是中國知識份子避重就輕,完全不敢面對“中國自秦始皇大一統以後所形成的惡性循環”這一真正最大的亂源。(2014年8月23日)



發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宋亞伯

Author:宋亞伯
本名宋冀康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紐約市立大學獲新聞碩士。

2013年自華盛頓「美國之音」退休,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為台灣「民報」專欄作家。

著作有﹕《亂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500頁,35萬字。1995年,前衛出版社),率先提出中國文化傳統(特別是自秦始皇一統之後的中國文化傳統)具有惡性循環特質的理論。解釋為什麼在華夏的歷史長河裡,雖然幾度出現過太平盛世,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總是亂多治少,大多時候總是被自身惡性循環的特質給束縛,給拉扯,甚至給摧毀的道理。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8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 - 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 - 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其他散文﹑評論﹐ 散見各報刊。

**歡迎參觀宋亞伯個人網站 http://www.yabosoong.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