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橫挑強鄰,也不應妄自菲薄 - 「馬習會」有感

640_c77f9620d7567383239712b23c46a366.jpg

事前令人驚訝事後讓人傻眼的「馬習會」,終於落幕。

媒體陸續披露的過程來看,馬英九這次表現,不管是因為臨時被召事起倉促,所以準備不足;還是因為骨子裡的大一統情意結作祟;總之,在面對習進平時馬英九所顯露的那幅孺慕之情,不僅讓人作嘔,更大大有損他所應該代表的「中華民國」的國格和顏面 。

接下來的問題是:首先,馬英九在面對習進平時,為什麽會如此自動自發矮半截簡直到自我作賤的地步?此一心態,值得國人共同省思。其次,在馬英九把台灣賣到如此地步把現狀搞得如此不堪之後,很可能當選下任總統的蔡英文,該如何面對?尤其是,該如何面對中國

這裡,也許得先從台灣人對中國的心態談起

記得柏楊生前在精研中國歷史後,得出一項結論,就是,小國千萬不要橫挑強鄰

證諸歷史,這確是事實。道理再簡單不過,小國橫挑強鄰,豈不自討苦吃,自找麻煩?事實上,除非夜郎自大,也很少小國會這麼愚蠢,這麼幹的。

但即便如此,柏楊此說也並非鐵律。因為,由於文明程度的不同小國的生存之道,也因時因地因人而有異

以歐美國家為例,位在強國週邊的小國,之所以仍能獨立自主安居樂業,就顯示了歐美這些強國不為已甚,講求均勢,多少還有點包容尊重之心。此外,這些小國本身的自重自愛,莊敬自強,更是主因。其中最顯著的例子,就是眾所皆知的瑞士

與瑞士相比,老實說,台灣具有比瑞士好上百倍的天然屏障 - 一條一百三、四十公里寬的台灣海峽作為保護傘

換句話說,國土與強權相連的瑞士可以昂首獨立不受強權要脅擁有海峽天然屏障的台灣,卻為什麽要對中國卑躬屈膝到國幾不國的地步?

再者,為什麽寬僅34公里的英吉利海峽可以讓英國高枕無憂?為什麽寬僅67公里的保克海峽可以讓斯里蘭卡不受印度威脅?為什麽甚至連寬僅2點8公里的麻六甲海峽,可以有效分隔馬來西亞和印尼分隔新加坡與印尼?為什麽堂堂寬一百三、四十公里的台灣海峽卻要一天到晚受毛共(毛澤東式共產黨)中國喊打喊殺威脅進犯

其實,毛共中國自己很清楚,若想用武力征服台灣,首先就得順利跨越黑潮湍流的台灣海峽。然而,這點它做得到嗎

**海空戰不是陸地戰**

翻看歷史,我們會清楚發現,甚至連橫掃歐亞大陸所向披靡的強大蒙古帝國,先後兩次,以數千艘戰艦,從朝鮮半島跨越64公里寬的對馬海峽對日本發動攻擊,最後皆因不適水性以及沒有內應而慘敗收場。毛共中國又有什麽本事超越當年的蒙古帝國習進平又何德何能超越當年的忽必烈大帝

換句話說,海空戰爭不是陸地戰爭蒙古帝國天下無敵的鐵騎也好,毛澤東那套以人多取勝的「人民戰爭」也好,完全無用武之地

反過來,這種格外需要高素質兵員需要精良裝備,精確補給,精良訓練,精密協調的現代化海空戰,以毛共中國嚴重的貪污腐化,以毛共中國工業技術還落後歐美日本一大截的現實,只要台灣站穩腳跟強化防衛力量,內部不為毛共中國滲透潛伏分化杜絕內應,以美日強大的海空力量作為奧援,老實說,台灣在軍事上根本無需擔憂

致於發射飛彈打擊。首先,台灣可以佈建嚴密的反飛彈防禦網作為反制。其次,這種公然侵略的蠻橫作法,豈會不遭致全世界譴責制裁後續的連鎖反應,它消受得了嗎?

換句話說,台灣即使不應橫挑強鄰,但也不應自我矮化到像馬英九對習進平那樣幾近投降簡直喪權辱國的地步

如今,令人詫異突如其來的「馬習會」總算過去,「馬習會」所製造出的莫名其妙毫無民意基礎的政治新框架會不會因此限制了明年極有可能上台蔡英文新政府對中國應有的分寸與態度,已成各方關注焦點。

然而不管怎麼說,時至二十一世紀,我台灣同胞只要能徹底掙脫被秦始皇以來歷代帝王及其奴才知識份子所強壓灌輸的什麽「大一統」「道統」「法統」「民族大義」「血濃於水」反智的非理性腐朽觀念,真正做到以命運共同體為原則以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為宗旨,配上台灣海峽所帶來的天然保障,再加上自由民主強國的同情心和同理心作為後盾,相信蔡英文及其支持者,當不會被什麽「地動山搖」的恫嚇給嚇著

反過來,我們還企盼明年的蔡英文新政府能更進一步站在文明人道的立場,針對毛共中國的不自由、不民主、沒法治、沒人權的落伍野蠻現象,提出規勸,為地球村的和平與進步,盡份心力



馬英九被習進平綁架? 咎由自取!

26c44e82-2446-47ea-b851-cfbab23ed44e_2015110512215979a.jpg

馬英九即將於本星期六,在新加坡和習進平舉行兩岸史無前例的領導人會面

消息傳出,莫說舉國錯愕,甚至舉世譁然。因為,這麼一樁天大之事,怎麼會這麼突如其來的宣布?而且自宣布到執行,只短短三天時間?這豈是鄭重其事的國家大事簡直連兒戲都不如

如果說,這是籌謀已久的幕後協商,所以外人無從得知。但問題是,兩岸目前莫說在理論上還處於敵對狀態,就實質言,中國還以近兩千枚飛彈瞄準台灣,以如此背景,馬英九和習進平的會面豈可隱瞞到如此滴水不漏的地步馬英九這位「中華民國」總統,顯然不僅有虧職守,此舉更讓人匪夷所思

再說,以馬英九及其國民黨目前的民意支持度,已經跌到百分之十以下,馬英九還敢如此背離民意,逆勢操作,在這麼短時間裡,突如其來宣布和對岸領導人破天荒會面,且會面日期就在三天之後。這一切,要不讓人起疑,豈可得乎

筆者所能想像的唯一解釋,就是馬英九遭到中國綁架。由於習進平對明年的台灣總統兼立委大選已無計可施,於是下達指令,要求進行「馬習會」,以便影響台灣目前幾乎底定的大選趨勢,同時藉此轉移對其經濟下滑及南海喪失顏面的注意力

馬英九這七年多來的一味傾中一方面自我繳械;另方面該從中國得的好處也都得了。如今對方要求見面,等於賞臉也等於索債,因此,即使馬英九也深知此時此刻「馬習會」絕對不妥,但是,他敢拒絕嗎

可憐的馬英九,從一開始就認不清毛共(毛澤東式共產黨)的真面目自以為是地尋求什麽「歷史定位」,將其祖師爺兩蔣痛苦教訓所得出的諄諄教誨拋諸腦後, 反過來在大一統情意結下一心認祖歸宗。如今遭對方挾持,更有何說




自我介紹

宋亞伯

Author:宋亞伯
本名宋冀康,資深媒體工作者,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為台灣「民報」專欄作家。

著作有﹕《亂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500頁,35萬字。1995年,前衛出版社),率先提出中國文化傳統(特別是自秦始皇一統之後的中國文化傳統)具有惡性循環特質的理論。解釋為什麼在華夏的歷史長河裡,雖然幾度出現過太平盛世,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總是亂多治少,大多時候總是被自身惡性循環的特質給束縛,給拉扯,甚至給摧毀的道理。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8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 - 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 - 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其他散文﹑評論﹐ 散見各報刊。

**歡迎參觀宋亞伯個人網站 http://www.yabosoong.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