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崛起的四大外因 - APEC峰會有感

765e294c-e0da-4105-9ea2-5171ca86a14c.jpg

本屆APEC在北京舉行的峰會表面上似乎風光地落幕了,但也給人不少感觸。

首先是,對我們那些被“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觀念中毒深入骨髓而不自知“大一統”秦奴(秦始皇的心奴)來說,可能會為此感到與有榮焉,以為如今中國真是強大了,揚眉吐氣了,身為中國人是多麼驕傲

其次是,對那些少數覺醒的中國人,對那些發現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才是真正普世價值的中國人來說,內在的良心可能會吶喊中國如今表面上的繁榮強大,其實是奠基在對億萬農民工的殘酷剝削以及對自然環境無休止的破壞上。換句話說,北京政權越強大,實際上只反映了對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更多更大的壓制

就周邊小國來說如果中國是個民主國家中國的崛起,未嘗不是好事。起碼就地緣方便來說,歡迎都來不及,何需嚇得要死?像菲律賓和越南等國,何需再趕緊回過頭來,萬里迢迢去緊抱美國大腿巴望美國再回來主導亞洲事務呢?

就歐美日本等工業化大國來說,當初努力打開中國大門,固然著眼於中國的市場,廉價的勞力,和豐富的資源;但也多少抱有幾分對新中國的好奇與同情。現在卻發現,這個崛起的中國可不是想像中的好夥伴,並不是一個想按照規矩做生意致力提升品質,用心過好日子的國家;相反,竟是個懷抱秦始皇式野心,不但想取代美國,甚至想獨霸全世界的“虎狼之國”

至於商業上各種各樣越來越顯著的奸巧行為,更擾亂了原有的國際秩序和誠信。凡此種種,那些曾經指望改善中國經濟以軟化中國人侵略性的西方大國,如今會不會後悔莫及呢?

* 意淫虛榮氣氛 *

其實,擁有21個成員的APEC峰會每年輪流在不同成員國主瓣,本來並非什麼了不得的大事,但中國當局這次卻刻意砸大錢,煞有介事地辦得像嘉年華一樣,除了暴發戶心態亟欲展示中國崛起意淫所謂“萬國衣冠拜冕梳”的虛榮氣氛以外,實在找不出其他理由。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形容:“北京為了這場APEC峰會,費足了好大勁兒,一方面勒令當地工廠關閉幾天,一方面下令數百萬輛汽車從首都中心的馬路上疏散,使蔚藍的天空得以再現,掃除北京予人霧霾籠罩的印象。”

但是光憑這些,就真能讓中國在國際舞台上,成為取代美英法德日甚至俄羅斯的領導國家了嗎?

英國《經濟學人》的結論是:“就中國的全球雄心而言,習近平當然想扮演強國的大角色。但是,相對地,中國就必須在國際關注的大議題上, 譬如環保、恐怖主義、以及健康衛生等方面,付出更多心力。

然而,與其主觀意願相反的是,中國到目前為止,一方面一直誇大新疆遭到恐怖主義的威脅,一方面卻未對全球日益惡化的恐怖主義所帶來的動盪不安,付出相對心力

全球對抗伊波拉病毒議題上,中國近來提高分貝,表示要捐1.2億美元。然而,國力遠不如中國的英國,都承諾捐款2億500萬英鎊,幾乎是中國的2.75倍。甚至美國微軟公司(Microsoft)的共同創辦人艾倫(Paul Allen),都承諾為對抗伊波拉病毒擴散,捐款1億美元

由此觀之,中國自以為是的立足全球的雄心,從慷慨角度,關懷視野,以及實質發揮作用等層面觀之,顯然距離當國際老大哥的主觀期待,還有很大一段明顯差距。”

* 四大關鍵外因 *

但儘管如此,中國的崛起也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在中國本身因抗拒民主而分崩離析,或因恣意外侵而撞到鐵板以前,也許,我們還是有必要回顧一下中國在這短短二三十年時間裡迅速壯大的主因。鑑往知來,或可為將來的不幸,預作防範

事實上,如果不健忘的話,我們會發現,中國自毛澤東竊國殘民以逞死人千萬之後,之所以還會崛起,其中有幾大外在因素,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

第一大關鍵是,1971年,自信滿滿的美國總統尼克森為了對抗前蘇聯不惜飲鴆止渴地拉攏中國讓中國進入聯合國

當其時也,台灣的蔣介石還為了莫名其妙的大一統觀念所衍生出的“漢賊不兩立”邏輯,拒絕接受改換國名留在聯合國的建議,而被羞辱地趕出聯合國

此舉不但給中國在西太平洋海域創造了一個潛在的巨大迴旋空間;也為台灣同胞的福祉投下迄今無法消散的陰影。另方面,這麼一來,毛澤東式共產黨靠殺人盈野所建立起來的野蠻政權,也因此得到國際上的正式承認

接下來的骨牌效應是 - 日中建交。而日本基於二次大戰期間侵華的歉意抱著化解舊怨的心態,建交後給中國提供了長達數十年的大量無息貸款,幫助改善中國許多基礎設施,並轉移不少民生物品的製造技術

第二大關鍵是,1979年,美國和中國正式建交。當年的秘密檔案如今已陸續解禁,從中可以看出,中國當年表面上雖口口聲聲要打倒美帝國主義要埋葬美帝國主義,但骨子裡真正急於想和美國建交的,其實是因為一再惡搞加上文革而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的毛澤東一方,是中國一方。

很顯然,美國可說在這件事上,上了大當

從此,美國的門戶向中國敞開。而作為全球最大民生消費品市場的美國,也自然成了間接拉動中國經濟的火車頭

第三大關鍵是,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台灣的資金和技術開始湧向大陸。尤其是台灣產業賴以為生為歐美日大廠裝配的生產技術,轉移到中國,等於把台灣經濟成功的鎖鑰,交到中國手上

更有甚者,由於台灣的帶動中國成為全球裝配製造業中心的漩渦迅速形成,日本、韓國、美國等工業大國的次級工業品生產很自然地一窩蜂遷往中國,一方面讓中國賺飽了工錢,二方面也讓中國偷得了不少生產技術

第四大關鍵是,9/11事件後,美國總統小布希使性子發動伊拉克戰爭,一方面把當時還擁有克林頓時代積存的兩萬多億美元國庫盈餘迅速耗盡;二方面由於美國本身陷入伊拉克戰爭泥淖無暇他顧間接促使野心勃勃的中國在亞洲地區坐大;三方面台灣的馬英九2008年當選總統後,更將台灣對大陸僅餘的資金技術限制進一步鬆綁,終至使中國的經濟實力,一發不可收拾地竄升

* 知恩圖報共享雙贏 *

如今,中國以其舉世無匹的外匯存底,以其越來越雄厚的資金和技術技術方面雖然還差歐美日本一大截,但也相當可觀),加上整個知識階層還都懷抱著秦始皇以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畸形大一統思維,因此,動不動要挑戰國際秩序甚至要挑戰普世價值,也就不足為奇了。

然而,記得2013年朴槿惠當選韓國總統後首次訪美應邀在國會兩院聯席會議上發表演說,強調“韓國是一個懂得感恩的國家韓國人民是一個懂得感恩的民族。” 對美國當年為韓國的工業化及民主化所給予的協助,表達由衷感謝,獲得美國朝野和國際社會一致讚賞

兩相對照,在經濟上也曾受惠於西方,美國,日本尤其是台灣大力扶助的中國,可有這樣飲水思源知恩圖報的情懷?還是恰好相反,不但翻臉無情,甚至要反噬對方

也許,一個沒有宗教信仰心目中沒有上帝的國家民族,永遠也無法理解知恩圖報這種目光遠大彼此雙贏的智慧。然而,翻臉不認賬或許能換來短暫的利益,但所失去的,卻是更多更大啊!(2014年11月16日)






連勝文與柯文哲電視辯論有感

526x297-jPD.jpg

這次的台北市長選舉,由於有了柯文哲醫生不但以無黨籍身份,而且以從未涉及政治的素人之姿參選,掀起高潮。加以國民黨方面又背對時代潮流推出貴公子連勝文,使兩方候選人從一開始就差異懸殊,更增添這次台北市長選戰的戲劇成分

也因此,這場柯文哲與連勝文之間的頭一場電視辯論,自然成了台灣政治史上難得少見的文明好戲

看完這場電視辯論,最讓筆者感到驚訝的是,既非學文史法出身,又幾十年來埋首醫院服務病患的柯文哲醫生,以其這樣的背景,竟然能夠在政治的理解,對台北市政的熟悉,乃至對人情事理的圓融透過即席在公眾面前的應答,給人一種泱泱君子,著眼宏觀,對事不對人的感覺台灣社會能產生這樣的人才,實在應該引以為傲。

或許有人說,柯文哲身為名醫邏輯思考本就出類拔萃對事理的分析當然也會一流。但是,除此之外,柯文哲在答辯時給我的感受是,他還具有深厚的人文素養有宏觀的視野和胸懷,而不只是精幹的專業性人物。也許,這也正是柯文哲敢於獨樹一幟,拒涉藍綠陣營,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卻仍然能夠掀起旋風迄今不衰的道理。

細觀本次辯論過程,雖然雙方事前都有準備,但毫無疑問,臨場表現主要仍得奠基於平日的思言行為上。而柯文哲給人的感覺,就是誠懇樸實和自信幹練

有些公民團體代表顯然提出不懷好意甚至有意誤導觀眾思路的提問,柯文哲也能夠在短短三分鐘答辯時間裡四兩撥千斤地義正詞嚴予以反駁,讓完全不明就裡的旁觀者,也能夠被其簡單扼要的說明瞬間被說服。柯文哲以一介醫生卻具有這樣的口語論辯能力,寧非神奇?

尤有甚者,柯文哲在答辯時還以權威醫生的身份,提出讓阿扁總統保外就醫的需要痛斥對阿扁總統關押至今的不人道行為。其言辭之愷切,論據之有力,語調之堅定,讓人動容。

反觀對手連勝文,首先,我們必須承認,在民主政治眾人篩選的過程下能夠最終出線的候選人,幾乎可以肯定沒有不像樣的這也是民主政治的可愛與可貴之處。不知迄今仍沒有投票權的大陸同胞迄今仍為特首普選掙扎的香港同胞看了連柯這場電視辯論會作何感想

事實上,選舉就是選擇,是一種比較。看了這場電視辯論,我們不得不發現,相對於柯文哲,連勝文除了外表高大英俊,其他不論思辨邏輯還是對事情的理解深度,都大為遜色,有些部分答非所問簡直到無法和柯文哲相提並論的地步

但即使如此,在現代民主史上,仍然不乏電視辯論勝出但最終敗選的例子。最近一次,就是2004年的美國總統候選人辯論,民主黨的凱瑞(John Kerry)雖然在三場電視辯論上都領先對手,但最後仍敗在小布希手下。美國尚且如此,更何況台灣的特殊政治生態台北市尤其凸出的藍綠包袱有時甚至讓選民失去起碼的理性

換句話說,如今聲勢看好的無黨籍候選人柯文哲及其支持者萬萬不可掉以輕心必須穩紮穩打不到最後勝選不為功。(2014年11月8日)




幡然醒悟 為時未晚

26c44e82-2446-47ea-b851-cfbab23ed44e.jpg

馬英九總統在今年雙十國慶演說裡公開表示,“針對香港民眾最近為爭取特首普選的行動,我也要再次表達堅定的支持大陸與香港的民主發展,取決於領導人面對改革的智慧與度量。30年前,鄧小平先生在推動 ‘改革開放’時,曾說過‘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名言;今天的香港何以不能比照辦理,‘讓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充分實現17年前大陸對香港的承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普選特首,五十年不變’。果真如此,這必將化危機為轉機,讓大陸與香港雙贏,同時臺灣人民也必然樂觀其成,大大有利於兩岸關係的發展。”

細觀過去這六年來,這段話堪稱是馬英九對中共極權腰桿最挺,骨頭最硬,表達最直接貼切的一次。然而,就在隔日,六年來不惜對北京屈膝處處讓步馬英九總統這番苦口婆心的善意呼籲立刻換來中共當局一記耳光,要“台灣方面不應對此說三道四”。

若說馬英九這六年多來秉持其父“終極統一”遺訓從外交休兵到兩岸直航從“總統”降格成“先生”為大陸官員到訪不惜拔除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以迎從大舉開放陸生到滿街陸客自由行從ECFA到服貿協議,等等等等,這麼一再擁抱大陸的結果換來的卻是這樣一句惡言惡語回報,真叫人情何以堪!

回想過去,從毛澤東時代的“血洗台灣”“解放台灣”,到鄧小平的“鄧六點”江澤民的“江八點”胡錦濤的“胡六點”,乃至習近平的“習四點”,說穿了,其實只有一點,那就是,要台灣舉起雙手投降接受中共就是中國而且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黨永遠萬年執政

明眼人其實早就看穿以秦始皇式大一統思維為中樞神經的中共要的是獨吞,豈是統一?因此,馬英九堅持“中華民國”又能換來什麼堅持“一中各表”又能換來什麼馬英九所希望的“兩德模式”,豈非對牛彈琴

換句話說,只要中共掌權者和中國知識階層繼續滿腦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秦始皇式大一統思維,他們的所謂“統一”,所謂的“一國兩制”,不過是“大吃小”“我吃掉你”的代名詞。香港最近這次普選之爭,就是圖窮匕見的活見證

同理,台灣在此大小懸殊,強弱懸殊的背景下,居然不自量力地也跟著陷入什麼“統一”的情意結裡,高唱“兩岸一家親”,對大陸一廂情願地熱烈擁抱輸血輸液在所不惜,這不是養虎貽患,往火坑裡跳,自作賤,是什麼?

當然了,由於中共當局以及大多數中國知識份子迄今仍掙脫不了秦始皇所設定的大一統思維框架,要不跟著他們講講“一個中國”唱唱“統一”的調,可能太傷這些人脆弱的自尊心

但是,馬英九總統自上任以來這六年多,對於其所標榜的“終極統一”以及什麼“中華民國”“一中各表”等迷陣,卻顯然是玩真的,因此不但制定出,而且實行了一系列對台灣嚴重傷害的政策

如今,馬英九在國慶演說裡這番挺起腰桿動之以情說之以理令人動容的講話,是代表馬英九幡然醒悟重新認識其歷史定位?還只是說說而已?還是一切已經太遲?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2014年10月25日)




自我介紹

宋亞伯

Author:宋亞伯
本名宋冀康,資深媒體工作者,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為台灣「民報」專欄作家。

著作有﹕《亂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500頁,35萬字。1995年,前衛出版社),率先提出中國文化傳統(特別是自秦始皇一統之後的中國文化傳統)具有惡性循環特質的理論。解釋為什麼在華夏的歷史長河裡,雖然幾度出現過太平盛世,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總是亂多治少,大多時候總是被自身惡性循環的特質給束縛,給拉扯,甚至給摧毀的道理。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8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 - 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 - 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其他散文﹑評論﹐ 散見各報刊。

**歡迎參觀宋亞伯個人網站 http://www.yabosoong.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