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點評) 羅德:鄧小平當年 沒鎮壓必要

8-9-6-4.jpg

羅德:鄧小平當年 沒鎮壓必要
by 世界日報林寶慶/華盛頓報導

八九民運時期的美國駐中國大使羅德3日在「外交事務」雜誌舉辦的天安門25周年座談中指出,強人鄧小平當初根本沒有鎮壓的必要。他說,廣場的人數5月底已減少到只剩幾千人,大家都很和平。鄧小平雖然致力經濟改革在政治自由上卻抓得很緊。鄧上台後就把民主牆運動的魏京生投入監獄,連羅德和夫人包柏漪去北大參加活動,都被鄧小平警告。

羅德說,他當時和包柏漪每周都辦民主沙龍,有官員、改革派,甚至半異議人士同聚一堂。但是這在今天的習近平領導之下更不可能。不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關,連他的病妻也失去自由。外國記者也被限制。人們無法訴諸媒體,無法訴諸法庭,只有上街頭這是中國穩定的隱憂。他說,中國現在東海、南海危險的挑釁,一方面是要分散國內的注意力

羅德認為美國和中國的關係很重要,還是要加強。美國應該就中國人權施壓,但是不要採取太傲氣的方式。

當年靠支持中國人權起家的國會眾院少數黨領袖波洛西3日就八九民運25周年表示,「你們的職志就是我們的職志。願天安門廣場的記憶永遠激勵著我們,加強我們支持在世界各地民主和自由的決心。」

每年都發六四聲明的波洛西指出,「25年前,一個人民在天安門廣場上要求自己的權利,要求尊嚴和尊重,要求有發言權。他們希望終結腐敗,開展真正的經濟和政治改革。他們要求言論和集會自由。他們要求對話。坦克在他們和平示威的時侯來了。一名年輕人獨自擋在坦克前。這幅勇敢、不屈、堅決的形象,深深印在我們的腦海中,直到永遠。

25年後的今天,天安門廣場的精神未滅,挑戰也依然存在。中國政府封鎖所有提及六四的信息。劉曉波仍然是世界上唯一被監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和西藏的人權狀況繼續惡化

*******

(點評): 這就是某些華人口中所說,即將超越美國,領導全世界的“偉大祖國”? (2014年6月4日)







為什麼要以秦始皇作為切割點?

qin shi huang

maozedong.jpg


(作者按)自“除了服貿 還有文化”一文在民報論壇刊出後,讀者友人對筆者將中華文化的優劣,動輒以秦始皇大一統作為分界點,提出質疑。相信這也是許多其他讀者共同的疑惑,茲將覆信張貼於後,希望能引起共鳴。

-------

讀者:我們這代包括我,都還有國民黨教育下的餘毒,說實在還很難接受這理論。我的好友们有人還認為這太極端及崇洋中華文化撇開人權外,還是有好的地方,且它畢竟是我們最熟悉的東西,若要像截肢般把它硬生生切割,說實在我們這代接受度不高

作者:你說“有人還認為這太極端及崇洋”。那麼,日本的“脫亞入歐”算不算崇洋

其實,只要是好的,我們應該不論內外,一律崇拜欣羨,見賢思齊,這才是服膺真理的精神,也是心口如一的誠實。大陸人現在一天到晚高喊“偉大祖國”“祖國萬歲”,但沒有一個高官小民不打算移民國外,出國旅遊一擲千金搶購外國名牌,這難道不是崇洋?

事實是,日本的“脫亞入歐論”,完完全全以事實真理為導向,非但沒有丟棄日本的傳統特色,反而使其傳統特色增添光彩

我的理論,說穿了,也不過就是日本的“脫亞入歐論”

然而,日本自黑船事件被迫放棄鎖國後沒幾年,“脫亞入歐論”就在知識階層(武士階層)形成共識,從此不再浪費精神,沒完沒了地爭辯。

而我們,一路從自強運動,變法維新,國民革命,五四運動,國共內戰,建立新中國,以迄於今,包括台灣大多數知識份子顯然還浸沉在“五千年優秀傳統文化”自我意淫的意識形態裡打轉。

無奈,我也只不過既然發現真理真相憑良心說出來而已並不計較有多少人接受

只是我可以斷言,中國文化如果不從秦始皇以後和秦始皇以前做個切割,別看中國目前似乎多麼強大,但不論自內還是自外,遲早動亂重回惡性循環的深淵永遠也別談什麼自由民主人權

台灣如果不在文化上和大陸做個明確區隔台灣要想擺脫中國的魔掌,要想不被捲進中國這個巨大黑洞,恐怕難上加難。

-------

讀者: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否可以考慮不要用年代橫切而是縱切,汰粕存精,更精工細緻點,會更具說服力,我覺得接受度會比較高。

作者:你所說“不要用年代橫切而是縱切,汰粕存精,更精工細緻點,會更具說服力 ”,很有道理。事實上已有不少前人嘗試這麼做,其中最著名而且成果最豐碩的當屬梁啟超,胡適,和柏楊。尤其柏楊的“中國人史綱”和“柏楊版資治通鑑”,更是堪稱個中翹楚。

但問題是,首先,他們的這些偉大巨著究竟發揮了多少作用?能像日本那樣,在我們的知識階層裡形成共識嗎?

一百五十年來,從自強運動,變法維新,國民革命,五四運動,國共內戰,建立新中國,以迄於今,包括台灣始終都無法形成共識。請問,再給個一百五十年能辦得到嗎

事實上,“脫亞入歐”這個簡單概念不只是日本,連韓國也在奉行。很顯然,問題端在民族性罷了

別看韓國人表面上似乎痛恨日本,其實在骨子裡,卻一五一十照搬照抄日本的富強之道,尤其奉行明治維新標舉的“脫亞入歐”論,有時甚至比日本做得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舉個例子來說,日本雖然奉行“脫亞入歐”這一宗旨,但在宗教上,日本因為有其自古相傳的“神道-天皇”這一精神信仰,外加儒學佛學作為倫理補充,因此,日本在宗教上的需求可說是自給自足的

韓國不然。韓國在宗教這一領域靠得是中國傳統的祖先崇拜儒學以及後來的佛學。但是,祖先崇拜也好,儒學也好,佛教也罷,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宗教,對韓國想進化到真正的現代化國家,並無法起到安定社會的作用。因此,個性強悍劍及履及的韓國知識階層,就很乾脆地引進西方基督教作為取代

現在,據十年前統計,韓國的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和基督新教),已經成為韓國的最主要宗教,佔韓國人口的百分之三十,傳統的佛教早已淪為少數(百分之二十二)。

換句話說,好的觀點理論絕不會複雜的跟天書一樣,要辯論個一百五十年還不夠,還要再繼續辯論下去,沒完沒了真正重要的在於實踐。然而,我們的知識份子除了好耍嘴皮子何年何月才能夠在這上面達成共識,起而行

另外,我之所以用秦始皇做個看似簡單的切割點其實是有無與倫比的歷史意義

就以柏楊為例,他雖然發現了中國文化是一種腐蝕性超強的“醬缸文化”。但卻沒有指出,這種“醬缸文化”其實是自秦始皇大一統之後才明確形成的,而且歷代累積,逐漸加深。

相反,在秦始皇大一統以前中國古文明雖然也存在許多惡質,但畢竟還同時存在一些好的,不容否認。

十九世紀德相俾斯麥在讀完“孫子兵法”後喟然而嘆:“我佩服中國人。但我指的是古代的中國人!”這所謂的古代,不就是秦始皇大一統以前嗎?因此,不把秦始皇大一統做個分界點橫切,我們是無法明確分辨出中華文化的優劣到底在哪裡

事實上,我完全不否認我們文化中的優點。然而,只要隨便信手算算,就會發現,我們現今還拿得出手足以向世人稱道的中華文化,甚至包括我們所使用的言簡意賅,含意深遠的成語,幾乎全是先秦時代(秦始皇以前)的產物

就算自由民主人權歷來不屬我們的傳統文化成分。但是,先秦時代,在東方(秦國以東)各國裡,也還是有不同程度或多或少對人性尊嚴的尊重

但是,自秦始皇一統後,歷朝歷代都以秦始皇設定的榜樣為依歸皇帝就是上帝宰相淪為家奴,老百姓更不用說,在皇帝的淫威之下,連豬狗都不如

或許你會說,也不見得吧,怎麼會豬狗不如呢?

這裡只簡單舉個例子。

自秦始皇一統以後,歷代皇室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在民間“採擇美女,充實后宮”。一旦皇家派出“採擇美女”的宦官大員在民間街市巷弄或任何地方,看上標致女孩兒,一聲令下,民家就得誠惶誠恐恭恭敬敬地把自家女兒獻上,從此一去不返。而這還不是少數,可是動輒上千上萬。像隋煬帝,后宮女眷人數竟達四萬以上

除此以外,為看管這些后宮女眷而設的相應宦官(割掉生殖器的男子)人數,也不遑多讓。想想吧,全世界歷史上有哪個優美文化會產生出這樣的不人道

尤有甚者,自秦始皇以後,中國社會的人與人之間不但倫理大亂,是非也大亂。因此,會一再違反“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簡單邏輯出現所謂“自古忠良無下場”的怪現象。從商鞅(雖屬先秦,但秦王國的恐怖惡例,幾乎就從其開始),韓信,晁錯,一直到劉基,左光斗,袁崇煥,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劉少奇,彭德懷等等,慘絕人寰的悲劇,史不絕書

試想,連眾所仰望的忠臣義士的下場都如此,其他普通人誰還可能會有一顆正直之心?而一個社會幾乎人人陰柔詭詐多疑,這個社會還可能會是一個公平正義安和樂利的“和諧社會”嗎?

此所以,我曾經寫過一文“華夏文明的復興”。意思是說,即使我們熱愛我們的文化,我們也必須像西方世界對古希臘古羅馬文明的“文藝復興”一樣,也來個對我們先秦文化的復興

一旦復興了我們先秦時代的古文明,再揉合進現代的西方文明,很自然地,就會摒棄自秦始皇以來滿腦子所謂“普天之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一套高壓扭曲變態的統治者把戲讓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多一點生存空間

一言以蔽之,如今中國大陸若想進化到自由民主人權,台灣若想保護好不容易得來的自由民主人權,真正所最欠缺的,就是把秦始皇揪出來做個明確切割 - 而毛澤東,就時間上來講,可正是最新一代的秦始皇化身啊。

清除秦始皇所灌輸在中國人腦海裡的毒素,其實也正是為了釜底抽薪剷除毛澤東加諸在目前中國人身上有形無形的鎖鏈

然而,我相信,我同胞已經被秦始皇到毛澤東洗腦了兩千兩百多年已經麻痺到不可能聽得進了。(2014年5月31日)





自我介紹

宋亞伯

Author:宋亞伯
本名宋冀康,資深媒體工作者,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為台灣「民報」專欄作家。

著作有﹕《亂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500頁,35萬字。1995年,前衛出版社),率先提出中國文化傳統(特別是自秦始皇一統之後的中國文化傳統)具有惡性循環特質的理論。解釋為什麼在華夏的歷史長河裡,雖然幾度出現過太平盛世,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總是亂多治少,大多時候總是被自身惡性循環的特質給束縛,給拉扯,甚至給摧毀的道理。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8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 - 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 - 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其他散文﹑評論﹐ 散見各報刊。

**歡迎參觀宋亞伯個人網站 http://www.yabosoong.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