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文明的復興

pre-Qin states of Yellow River Civilization. jpg

自兩年前開闢“平心靜氣反思中國文化傳統”專欄以來,引起不少讀者迴響。 有贊成,有反對,更多的是,不敢相信中國文化傳統為何如此糟糕

其實,從黃河流域發展的文明,歷史悠久,源遠流長。 正確來說,我們現在所謂的“中國文化傳統”,指的應該是,紀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黃河流域文明各國以後,這兩千多年來的文化傳統

秦始皇統一黃河流域各文明國,以絕對高壓方式“定於一”,以絕對高壓方式對老百姓強制洗腦徹底灌輸“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觀念以前,在黃河流域滋生發展的古文明,應稱之為“華夏文明”

史家公認,中國文化傳統最優美精華的部分,包括各種各樣的學說思想各種各樣的典章制度各種各樣的文明禮儀道德倫理,都發生在那個時候。

自秦始皇的秦帝國以降雖然也繼承了華夏文明,但華夏文明優美精華的部分,卻是兩千多年來,歷經代代斲喪,早已不復存在所剩的,只有糟粕

因此,即使我們的華夏古文明裡缺乏民主成份遠不能和古希臘古羅馬文明相提並論。 但是對所謂的“中國文化傳統”而言,是不是也有必要像歐洲的“文藝復興”一樣也來個“華夏文明復興”呢

把華夏文明優美的部分找回來加上現代的西方文明,也許才能夠打斷中國文化傳統自秦以來改朝換代惡性循環的鎖鏈吧。(2012年7月20日)



theme : 平心静氣反思中國文化傳统
genre : 其他話題

福傳的迷思

humble 1

最近多年來﹐常聽到一些熱心教友感嘆我們天主教的福傳不是做得太少﹐就是做得太差﹐總之﹐就是不如那些新教的福傳來得活潑生動與成功。 因此不少人主張﹐我們實在該向他們學習云云。

嗚呼!其然乎﹖豈其然乎﹖

只有謙卑的人才肯活到老學到老﹐當然﹐學習的精神是對的。 但與此同時﹐所謂學習﹐也畢竟有個限度。 否則的話﹐一味追求學習﹐反而會成了趕時髦﹐成了“老趕”﹐不但失去學習的真正意義﹐反而會迷失自己﹐得不償失

同樣﹐站在最傳統的基督宗教 - 天主教的立場﹐如果為了廣招信徒而高舉新教各派的福傳方式﹐貶低我們自己的傳統福傳﹐那可是本末倒置﹐捨本逐末了。 而天主教的傳統福傳方式是什麼一言以蔽之﹐服務而已﹐尤其是為社會底層真正有需要者的無私服務

無可否認﹐在我們華人社會﹐以台灣為例﹐按內政部統計﹐天主教徒人數現在已下降到十六萬七千左右﹐比起四十年前的近三十萬﹐幾乎減少一半。 有些熱心教友難免著急﹐因此希望格外加強福傳﹐以廣召來﹐其出發點顯然未可厚非。 但如果因過度專注於此而對新教各派的福傳方式變成了心嚮往之﹐那可就偏離主題﹐陷入了一名虔誠教友不該有的迷障

迷障之一是﹐認為新教牧師們個個口若懸河﹐頭頭是道﹐感召力強﹐聽起來讓人服氣。 咱天主教神父講起道來則大多照本宣科﹐使人乏味

但問題是﹐口若懸河﹐頭頭是道﹐能夠把聖經裡的道理說得深入淺出﹐固然是好。 但殊不知﹐這卻不是我們天主教信仰的精髓所在。 如果只重這點﹐那麼﹐有些福音派電視佈道師可是一等一的演說高手﹐但捫心自問﹐在聽過那些動人的佈道演說後﹐我們會覺得那就是我們所要追求的信仰嗎

迷障之二是﹐新教各派儀式簡單沒有咱們這麼多繁文縟節﹐所以比較容易吸引教外人士

但問題是﹐自梵二大公會議後天主教的禮儀規章幾乎已簡化到最低限度﹐所剩的禮儀﹐步步充滿了深厚含義﹐都是絕不可少的一種莊嚴和神聖。 捨此而為了福傳﹐老實說﹐何不干脆改信新教更直接了當何必玩這種新瓶裝舊酒的把戲

迷障之三是﹐新教各派的福傳活潑生動﹐不但比較容易吸引教外人士﹐尤其比較容易吸引教外的年輕人

在我看﹐事實可能未必如此。 因為﹐如果是一個對宗教毫不感興趣﹐對宗教無動于衷的人﹐在現今社會﹐要聽音樂會﹐要參加各類游戲活動﹐還缺少其他機會嗎﹖所以很顯然﹐福傳的效果如何﹖主要還是看一個人本身的機緣造化和個別宗教的內涵﹐不可能因為新教的福傳方式活潑生動就被吸引。

反過來﹐天主教一貫以默默服務進行福傳的方式﹐看在明眼人眼裡﹐才更足以打動人心﹐更足以維繫大多數教友對天主的崇敬和對天主教會的傾心

換句話說﹐天主教這種以特別關懷貧困、病患、孤苦無依者、受歧視者、被遺棄者的各種社會服務義行為福音作見證的福傳方式﹐難道不是使天主教成為當今世界第一大宗教﹐信徒超過十億人的最主要原因

目前天主教在世界各地的社會服務機構有一萬多個、大型醫院和小型診所超過兩萬家、痲瘋病院八百一十多所、安老院一萬兩千多家、孤兒院一萬多所、貧民育嬰室六千七百多個、再加上各種因不同的天災人禍而臨時設立的救濟機構等等﹐試問﹐當今之世﹐又有哪個宗教團體或慈善機構做得比天主教更多更好

甚至就以信徒只有少少16萬人的台灣為例﹐天主教的社會服務也包括了醫院十二所、診所十五家、安老院四家、啟智中心二十一所、殘障中心七處。此外如愛盲中心、原住民服務、外籍勞工服務、失智老人服務、迷途少女服務、流浪漢服務、監獄牧靈和臨終照顧等﹐無一不是將一般人所忽視的弱勢者、困苦者、沉默者、亟需幫助者、視為最大的優先

試問﹐這種目光深及卑微的作法﹐豈是一些勢利眼的宗教所能比﹖這種“俯首干為孺子牛”以服務為福傳的方式﹐身為天主教一分子的我們自豪都來不及﹐怎麼會自嘆不如那些緊迫盯人拉人入教的新教﹖老實說﹐為了促進社會公義﹐這些新教理當向我們學習回歸才對﹐怎麼竟輪到我們去向他們傚法﹖

其實﹐按照天主教的聖統制﹐一切命令由上而下﹐福傳方式也不例外。 應該是由代表耶穌基督的教宗以下﹐一直到各基層神職人員﹐負責指揮或指導教友進行他們所認為適當恰當的福傳活動。 而不是本末倒置﹐由我們平信徒來擔憂煩惱教會的福傳事業

或許有人說﹐既然如此﹐那麼如今聖召越來越少﹐神職人員也越來越少﹐那該怎麼辦﹖

我的答案是﹐至少在華人社會﹐聖召越來越少的主因之一﹐正是由于平信徒教友經常太自以為是﹐太自我中心﹐太自作主張﹐有時甚至不把神職人員放在眼裡﹐使神職人員的威信地位望之令人心寒﹐如此一傳十﹐十傳百﹐誰還敢有意願去嘗試當神父修女即使有點聖召﹐可能也被嚇跑吧。

筆者不否認傳統的聖統制曾積累成歐洲中世紀的教會弊端﹐然而時至今日﹐問題已不在此。 問題已轉移到在如今這個個人主義至上﹐物質主義盛行﹐人慾壓倒一切的時代﹐正如佛經所說﹐“嗜慾深﹐則天機淺”﹐聖召自然無可避免地被掩蓋遮蔽。

但是﹐至少在福傳這件事上﹐如果我們教內人士再對自己沒有信心﹐對天主教一向“以服務為福傳”的瑰寶一無所知或視而不見。 這如果不是無知﹐就是避重就輕﹐存心偷懶。(2007年2月)




theme : 平心静氣反思中國文化傳统
genre : 其他話題

自我介紹

宋亞伯

Author:宋亞伯
本名宋冀康,資深媒體工作者,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為台灣「民報」專欄作家。

著作有﹕《亂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500頁,35萬字。1995年,前衛出版社),率先提出中國文化傳統(特別是自秦始皇一統之後的中國文化傳統)具有惡性循環特質的理論。解釋為什麼在華夏的歷史長河裡,雖然幾度出現過太平盛世,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總是亂多治少,大多時候總是被自身惡性循環的特質給束縛,給拉扯,甚至給摧毀的道理。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8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 - 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 - 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其他散文﹑評論﹐ 散見各報刊。

**歡迎參觀宋亞伯個人網站 http://www.yabosoong.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